其實這篇文應該早八百年前就該打出來

不過從台北回來之後的兩天 整個就是累爆

果然是因為為了要讓離奇的事情發生所以讓我整個潛力大爆發

之後又因為忙考試又忘記了

因為某采的提醒所以才想到最近平淡無聊的日子中還有一件妙事

 

話說上上個星期五 我排出了一個一整個吃飯的見面會

和小學妹約中午在公館見面

本來依照我預定的路線 我大概十二點可以準時到

公車(約35分鐘)------>去廟中拜拜(桃園文昌)------火車(45分鐘 如果台鐵沒有誤點)----->公館(15~20分鐘)

所以我十點就出門了

就在我躊躇滿志聽著熱血的音樂 看著公車開進桃園的時候

我突然想起......"我的電毯......應該有把插頭拔掉吧"

頓時內心冒出如瀑布般傾瀉的冷汗

 

怪就怪自己白痴

其實那天天氣很暖......但我硬是在出門前開了電毯窩再被窩裡

結果等到人到了桃園 才想說不會吧........我應該有關吧

於是就開始我內心的交戰

"我應該有關電毯吧"th_001_.gif

"要是我沒關的話怎麼辦???"

"那現在要回去嘛??可是........回去的話就來不及了"

"但如果不回去 電毯又沒關......等到我回家 房子不都燒了" (母鳥鐵會殺了我)2db71bbb.gif

(我媽在上班)

"可是要是回去.....發現電毯關了 我一定X到不行"th_076_.gif

就這樣內心天人交戰

我還是巍巍顫顫的先進去廟裡拜拜

想說至少把事情先做一做之後

順便計畫到底是要衝回去還是裝死上台北

後來真的動搖的太厲害了

連我看到文昌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一整個心神不寧

實在不敢冒著回家之後有消防車在我家門口出現的風險

毅然決然的殺回家

 

一邊坐上回程的公車 一邊開始謀畫我該怎樣可以在至少兩個小時內從大溪轉移到公館

一邊狂call小學妹 結果她關機

內心整個就焦急如焚

因為如果以原本的方式到公館 最快大概要一點半才會到

會讓小學妹等上至少一個多小時

於是就想到了某采告訴在下考台大時有客運可以直接上高速公路到公館的路線

所以內心就開始發願了 "拜託讓我可以在一點前到公館"th_025_.gif

 

 

當我十一點45分衝回家的時候 發現我果然是把插頭拔掉

二話不說又衝去搭公車

搭公車到南興往公館的客運站牌 要能讓我在下午一點到 必須要坐上12點20的客運

不過往中壢的公車非常難等 一旦錯過就是20分鐘

所以我必須立刻搭上往中壢的公車 完全不能有喘息的時間 才能順利銜接

而且就我的印象 從南興的站牌到往公館的站牌還有一段距離

所以一定要快狠準

當我看到我到站牌之後不過三分鐘 一向難等的公車就在遠處朝我而來

我真的露出了勝利的微笑

 

我還是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分秒必爭"

幾乎是馬不停蹄的朝著往公館的站牌前進

不過很阿呆的是.........比我預期的還要遠

(嘛........也沒辦法 因為上次是凌晨五點多 又是我媽載我過去 我不知道原來那麼遠)

秉持著高風險 高報酬

我真的發狠穿越所謂的快速道路一路朝站牌前進

快速道路真的很危險............當我看到有賣玉蘭花的阿姨我才覺得自己不會被虎口吞掉

不過路上的行人也只剩我和玉蘭花阿姨 th_111_.gif

那邊照理應該是不能有行人吧 我想 ORZ

其他就是剛下交流道到的一堆車

當我看到有零星的幾個人也在站牌前面 我就想說還好沒有錯過客運 12點10分

 

好不容易上了客運之後

終於一直關機的學妹先傳了短訊來說"她在上課老師delay 他會晚到20分鐘"

我才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因為計算下來 雖然我會遲到 不過也是讓學妹等10分鐘左右

比之前的一個多小時好多了

後來見到學妹 跟學妹說了接近阿呆的瘋狂行為

學妹回說

"其實本來那堂課的老師是晚來又會準時下課的人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快下課之前有兩個同學一直問他問題

他就一直滔滔不絕的回答問題所以很難得的晚下課20分鐘"

我就回說 "大概是我害了妳吧 因為我說我要一點前到 因為我不想讓妳等太久"

結果我們這樣兩相折騰之下真的也沒等太久

 

前幾天再看非關命運的時候 聊到女追男

小于就問寶靈老師說妳是怎麼追到妳老公的

寶靈老師說"信念很重要"

小于吐槽說"要是信念有用的話 我早就嫁給金城武了"

寶靈老師也很絕的回"信念和自我欺騙只有一線之隔"

不知為何我就想到了這個千里轉客運的事情

信念真的很重要..... 不過怎麼和自我欺騙區分 是我目前要研究的對象

目前我只知道是"毫無懷疑之合理確信"的程度 (笑)

sphinx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