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說到我家多年的花園被整個剷平

因為當事人有點吃人夠夠

而且連一聲道歉都沒有 還想要用盧的方式擺爛

 

讓我有點忍無可忍

長達四個月的等待中

看到對方拿不出任何證據證明自己有土地所有權

只會一下喊 "我用一千萬買下來"  又改成"我繼承我爺爺的土地"

更是讓人無言以對

我雖然鼓吹母鳥該上法院 但想要要開庭還是很懶

母鳥也是一整個猶豫不決 因為想到法庭開庭的拖沓

所以一直延宕

 

直到星期日

對方又叫來怪手將早已長滿雜草的土地再度挖了一次

試圖想要矇混過去在土地上填平後使用

導致附近鄰居先用身體坐在土地上擋住怪手後

找來警察調停 結果對方還說我們找她們麻煩

而對方不只搞不清楚她們只買了國有土地上的房子 連土地所有權都沒有

更別說還想佔有屋前屋後的土地

於是母鳥整個大爆發

反正不管里長還是警察都叫我們告 我也覺得要殺雞儆猴

(因為對方的男友三不五時也會對我媽叫囂.......)

而我多次琢磨又發現另外一個更好笑的可能之後 覺得提告應該有望

剛好我的頭髮又多 長到我覺得自己就像一隻未剃毛的波斯貓

於是就和某采進行了一整天的東奔西跑

 

桃園地院是個微妙的地方

根據法院組織法的規定 總之檢察署和法院是一起的

明明我們是去提告的

可是我和某采都感受到一股莫名緊張的感覺

而平日的法院和醫院一樣 人潮是多到不行

不過桃園地院和台北地院還是有差.........我看案件量就有差了

所以我和某采一邊找申告的地方

我一邊感受法院的氣氛

一路找到法警室---- 也就是提告的地方

某采也蠻有幽默感的

突然一句 "打算拍照嗎??"

我還楞了一下

她才解釋 "按鈴申告不都要拍下來"

我心中os真的有種"謝謝 好嗎??"的感覺

 

其實按下申告鈴之後 裡面的法警就問我是不是要提告

之後就是將一些基本資料告訴法警

在等待的過程中

陸陸續續的可以看見來報到的人

然後就聊了一下 看到一些穿法袍的人就聊了一下意義

其中也看到幾位律師

然後某采就問了"什麼時候輪到你啊.......我還想去澳門耶"

(因為在下曾經發下豪語.....不過不是律師 是司法官)

結果就被某采狂碎念 "什麼時候輪到你啊......"

這叫人世間的無奈嗎??

我是不至於五味雜陳 就讓我用new age版的

"沒有上帝應許,一片葉子都不會落下" 來安慰自己吧

也就是自己造孽自己擔 (好啦 我完全亂解釋)

 

等待了一下就被帶去詢問室訊問事實了

其實申告事實的時間很短 說完大概做個筆錄就出來了

看那些在偵查庭外面等待的人

看來麻煩的是之後的出庭

唉.........真的不喜歡那些基本人情義理都不懂的人阿

 

sphinx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